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谁说美国政府不干预市场经济?

2018-08-01 14:30:18  来源:唱红歌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387cbe9d3b316bd7fc026ac920b072bf.jpg

谁说美国政府不干预市场经济?

鼓吹鼓吹市场万能的公知都是骗子!

 

  自改开以来,公知精英大嘴巴巴地鼓吹什么,美国是第一市场经济国家,是按放任自流的市场经济模式,建立起的人类历史上最强大帝国。所以,改革就是“找市场不要找市长”、“一切由市场优化配置”等,市场简直被描绘成了“万能的上帝”!就在这“蛙声一片”中,国有企业市场化了、劳动力市场化了、医疗市场化了、教育市场化了、住房市场坏了、矿山资源市场化了、文学艺术市场化等,几乎没什么没市场化了,可中国却不被西方集团承认市场经济地位。而实际美国经济奇迹的产生,恰恰不是市场奇迹,而是政府干预市场的奇迹。

  一、国家干预市场经济一直是美国特色

  美国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基本是两手:一手是武力干预,强权掠夺;一手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

  1.用武力和强权进行掠夺,助推经济起飞。美国刚独立有13个州,立国就把国土扩张定为国策。通过一系列战争和购买,从西班牙、墨西哥、法国和俄国手中获得大量国土,对印第安人无所顾忌的屠杀掠夺获得土地和财富。美国建国200多年,对外发动军事活动就有200多次,大多都和经济掠夺相关。

  在国际事务中搞霸权主义,动不动就对看不顺眼的国家进行经济制裁。1961年,美国雇佣军入侵古巴失败,美国和古巴断绝外交关系。1962年2月3日,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法令,正式宣布对古巴实施全面禁运(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截至2013年4月,封锁对古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1573.27亿美元。至2016年联大25次通过决议要求美国终止对古巴封锁。可美国依然我行我素。近年,就对委内瑞拉、伊朗、俄罗斯等国进行经济制裁,而美国企业和市场完全听命美国政府。美国对世界经济的干预,实际也是政治霸权主义的直接体现!

  2.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市场保护。美国的汽车行业和钢铁行业,若没有美国政府制定经济政策的保护和资助,早被打的满地找牙。像政府对医疗市场、价格和规则等进行严格控制的“清单”可拉出很长。美国制定的各种法案和条款,处处彰显美国所谓的自由经济市场是受到来自政府的干预,包括放水印钞和加减息,来直接影响本国市场和世界市场。

  美国政府为保护本国企业获益,还主动封闭市场。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亲自下令,阻止中国企业收购德国半导体企业爱思强;亲自出手叫停中国私募基金对美国芯片制造的收购。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拒绝批准马云12亿美元收购全球知名的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美国政府全面审查中国泛海27亿美元收购美国保险公司Genworth的例子,那是不胜枚举。

  所以,美国经济的发展,绝不是市场经济的努力,而是市场经济和政府共同努力的结果。完全的市场经济,从来就是谎言!

  二、胡佛签署“关税法”导致大萧条爆发

  胡佛被评为史上最差的总统,之所以如此,这同他1930年6月7日签署“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成为法律有直接关联,而签署这项法令的部分原因是1928年时胡佛竞选总统时,承诺提高农场品的进口关税以帮助受困农民。就是这项美国政府直接干预国际市场贸易的法令,将2000多种进口商品的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让许多国家采取报复性关税措施,使美国从欧洲进口商品总额从1929年高位的13.34亿美元降至1932年的3.90亿美元,出口至欧洲的商品总额则从1929年的23.41亿美元降至1932年的7.84亿美元。也使美国全部进口额和出口额都骤降50%以上,签署“斯姆特-霍利关税法”,也成为世界大萧条的开始,成1929-1934年间世界贸易规模萎缩66%的主要原因之一。

77db5da60ed5b1993ac53265da23a2c3.jpg

  在美国大萧条期间,发生了遍及美国的大饥荒和普遍营养不良,据1932年9月《幸福》杂志估计,美国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约占全国总人口的28%的人无法维持生计。对于饿死的人数众说纷纭,最保守估计,至少有700万人非正常死亡,约占当时美国人口的7%(对此,中国的公知精英绝口不谈),饿殍所处可见。记录美国历史的《光荣与梦想》中,对大萧条曾这样写到:“千百万人只因像畜生那样生活,才免于死亡。”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协定签订后,一轮遍及全球的大规模削减关税行动开始实施,包括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组织建立,就是为了防止“斯姆特-霍利关税法”这样的保护主义出现。

  三、罗斯福新政是政府干预经济成功的典型

  罗斯福接任胡佛任总统后,实施的“罗斯福新政”,就是政府干预市场经济,也是美国政府干预市场经济所谓成功的范例。

  现在到网上查“大萧条”,这已成一个专用名词:指1929年至1933年间发源于美国,并波及德国、日本等许多资本主义国家的极为悲惨、极为严重的经济危机。可与美国“大萧条”中饿殍遍地、民不聊生的境况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苏联计划经济在世界范围一枝独秀地显示出体制性优势。1925年到1937年苏联的工业产量翻三番,1935年到1936年,苏联取消所有票证,实现统一低价敞开供应,那是社会主义的黄金时代!

da40e6f61e117265553c8e3916ade33e.jpg

  1933年罗斯福任美国总统后,正是借鉴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通过国会制定了《紧急银行法令》、《国家工业复兴法》、《农业调整法》、《社会保障法案》等法案。政府实行的一系列经济政策,核心为救济(Relief)、复兴(Recovery)和改革(Reform),也称“三R新政”。新政的核心是强化国家干预经济,突出国家投资大规模掀起基本建设高潮。在一定意义上讲,这无非是加强中央集权,加大计划经济成分。这就是美国200多年建国史中,经济建设上最值得吹嘘的“罗斯福新政”。在美国这样一个自诩为最市场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居然为战胜经济危机,不得不借鉴苏联的经验,搞起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还被吹嘘为“新政”,真有点令人贻笑大方。

  四、对新中国长达30年的经济封锁更是美帝所为

  只要经济是政治的基础,只要政治是经济的集中反映,美国就绝对不会放弃对经济的干预,并把经济手段运用到国际政治斗争上来。美帝纠结西方集团对新中国长达30年的经济封锁,就是最好的例证。

  新中国成立后,取消了帝国主义国家在旧中国拥有的海关管理权、在华驻军权、内河航行权等一切特权,加之,“二战”后国际上形成的冷战格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新中国实行敌视和遏制,不仅拒绝承认新中国,还采取孤立、军事包围和经济禁运政策,阻塞中国同西方国家开展正常的贸易。朝鲜战争开始以后,美国加紧对中国实施封锁禁运,颁布有关管制对中国大陆、香港、澳门的战略物资输出等法令,宣布冻结中国政府在美的资产、中国人民在美的银行存款及其他财产。1951年5月,又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实施对中国禁运的决议》,强迫与会各国参照美国对华禁运的货单,多达1700多品种,先后参加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实行全面封锁和禁运的国家共有45个。1972年尼克松访华开始松动,到1979年两国建交,正式解除封锁。

6ccb99fa15281661d58262785310121c.jpg

  除此之外,西方发达工业国家在国际贸易领域中,还纠集起来一个巴黎统筹委员会(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共有17个成员国:美国、英国、法国、西德、意大利、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葡萄牙、西班牙、加拿大、希腊、土耳其、日本和澳大利亚,其宗旨是限制成员国向社会主义国家,包括30个民族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技术,列入禁运清单的有三大类上万种产品。1994年4月1日,巴统正式宣告解散。而它所制定的禁运物品列表则被瓦森纳协会所继承。当今,中美之间出现贸易不平衡,同延续至今的对中国大量禁售高科技产品密切相关。

  五、中美贸易战又是美国政府赤裸裸干预市场经济

  美国主动发起对华发起制裁,都不是由普通企业发起的贸易争端,全是美国政府,甚至美国总统发起。

  进入公元2018年,按市场交易原则,中美贸易中方长期出现顺差,就如“鸦片战争”前的中英贸易形势一样。作为第一市场经济国家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竟亲自上阵,亲自圈定制裁中国的企业,领衔美国政府对中国开打贸易战,这不是美国政府干预市场经济,干预经济全球化的铁证?当贸易战影响到美国农民的收入,特朗普竟然无需国会专门批准,直接向美农民提供120亿美元紧急援助,作为短期解决方案。

a5c5222e2d8c8e8882e24f43d52d9aea.jpg

  再看看特朗普发疯的,今天要对欧盟提高关税,明天要对伊朗制裁,那个遵循了WTO原则?作为确立全球贸易原则的WTO,本是二战后美国一手建立。WTO第一条为最惠国待遇原则:给予一个成员的优惠,应同样给予其他成员。这体现了非歧视性原则,是WTO多边贸易体制的基石,也是特朗普最想抛弃的原则;WTO实行协商一致原则,非美国一票否决,这才让特朗普屡屡发难;WTO实行约束税率原则,从1948--1994年进行八轮多边贸易谈判,旨在令各国大幅度减让关税,其中发达国家工业产品关税从平均6. 3%降至3.8%,而特朗普最想废除这条。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公开攻击“WTO完全是场灾难”,100多次威胁退出。

  现在美国虽未退出,但程序上已有架空WTO之举。最近在日内瓦召开的WTO争端解决会议上,墨西哥再次代表66个WTO成员要求“尽快开启WTO上诉机构成员甄选程序”,以填补三位大法官空缺,美方再次断然拒绝,称WTO争端解决机制没解决美方此前提出的诸多问题。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设的上诉机构常设七位法官,因美方阻挠开启新法官甄选程序,正式法官仅剩四人。一位法官任期在今年9月30日结束,上诉机构将剩三位正式法官,WTO最重要的仲裁体系将陷入名存实亡的瘫痪。

  特朗普无论严重违背自由市场经济规律,但他要重新铸造美国经济的全球竞争优势,把美国经济重新打造成“岩上之屋”(《圣经》隐喻:房屋建在岩石上,比建在沙滩上坚固),这个目的则非常明确!此时,中国那些鼓吹“市场万能”“一切交市场优化配置”的公知精英,咋都一声不吭地装起孙子了?就凭特朗普亲自戳破了中国公知精英鼓吹的“市场万能”的谎言,还不该给特朗普这个反面教员发个大勋章?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特此鸣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