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律师收费乱象当管控

2018-07-25 11:03:16  来源:唱红歌  作者:老翁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我一在外省投资项目的老板朋友一个含冤涉嫌职务侵占500余万股权的、已被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尚在公安侦查阶段的刑事案子聘请律师,如按所在省份司法部门核定的收费标准是5000——15000元,但他得到所想聘请的律师收费意思是,如按标的收计费要好几十万,因是朋友介绍的,所以就优惠收十万云云。最终,他与该律所签订下了10万大洋的委托代理合同。朋友电话告知此事时,我也只能呵呵了,此案律师依据规定收费的话,即便按民事案件标的计算,也根本无需几十万。但当今律师收费已经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笔者以为,当今中国律师违规收费、欺诈当事人、扰乱法律服务市场、浪费国家和个人诉讼资源、损害国家和个人诉讼成本的不法现象已经司空见惯,见多不怪了。

  也难怪莎士比亚剧说过,律师是最无耻最卑鄙的职业,如果我有一天上台,我要杀光天下所有的律师。

  2017年全国执业律师人数35.5万、律师事务所2.8万。律师这个群体在今后也势必越来越庞大。

  当今中国律师群体的乱象,我们不妨来看看下列两位律师或貌似律师的自我曝光或自我解嘲吧。

  天涯论坛的法治论坛【法律人生】栏目、2011年4月15日17时23分一位自称持有律师执业证但已经金盆洗手、另操行业的网民“寂寞艳阳天”发帖说:

  中国律师确实是世界上最贪婪最无耻的一个群体。

  他们打着“人权”、“法治”的幌子大肆行骗、追求名利,把快乐建立在当事人的痛苦和巨大损失之上。

  律师是行贿法官的主力,法律在他们眼里屁都不是。

  中国律师是中国法治建设的障碍,是中国社会的毒瘤,是影响司法公正的痼疾,中国律师对中国法治的破坏要远胜与法官。

  李庄就是中国律师的缩影,胆大妄为、自以为是、道德沦丧、贪婪成性,视法律如粪土。而李庄一案,一些律师惺惺相惜,竟然也竭力为其无视法律尊严、乱收费、乱作为的动机目的摇旗呐喊。

  笔者根据上述这位不做律师的律师网友说法,也归纳表达我个人对中国律师群体的看法。

  当今中国律师并非公职人员,而是自生自养的个体户。这种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的职业,就注定他们是绝大多数是一个个打着维护当事人公平与正义的旗号、实际为自个谋取黑心暴利的伪君子。

  律师勾结法官“两头通吃”导致司法腐败的重大案例这些年也屡见不鲜。

  律师为垄断法律服务市场、中饱私囊,竭力排挤普通法律工作者,设置禁止跨区域代理、,和排斥收费性公民代理、乃至提高报考律师门槛、歧视非全日制学历等,也是造成修订我国民事、行政、刑事诉讼程序法中涉及法律工作者和公民代理条款设置障碍、以及导致法律服务合同纠纷适用合同法中委托代理报酬权条款对公民代理违宪性不予保障、律师法中职业报考权排除非全日制学历等基本法理原则倒退的主要因素。

  法律工作者不可跨区域代理诉讼,纯粹是为了满足律师在法律服务市场的案源业务占有量。

  公民代理不得期间收费,也完全违背了宪法劳动报酬和合同法委托代理私法自治的基本规定。

  非全日制学历不得报考法律职业,则也是显著违反学历法规、打击民族好学精神的卑劣之举。

  以上限制全民参与诉讼活动的问题现象,与1986年我国掀起的全民普法运动(如今是第七个五年普法规划)完全格格不入。

  真是十二分的明显,国家立法,少不了所谓的资深律师专家参与,律师为了固守其自身行业的“一亩三分地”,其不正当竞争的丑恶躯体被其殚精竭虑、千方百计地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中国律师究竟在中国社会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客座教授、全国律协宪法人权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律协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武汉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吕良彪律师在其2015年6月16日23时13分的新浪博客中说的更是一针见血:

  律师,本是国家赋予公民的“自卫之剑”、是保护民众权利的“法律雇佣军”。律师职业何以“令人生厌”到如此境地?是因为被当今社会看成了依附法律界的“二狗子”、“皮条客”、“捣乱者”、“求财者”、“撒谎者”、“欺瞒者”、“逐利者”、“内讧者”、“装逼者”等十大“雅号”身份。

  笔者以为,上述当今中国律师这些“身份”的由来,想必有过诉讼参与经历者可想而知,也就不再赘述了。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当今中国律师在中国社会所处的不光彩角色。

  前段时间,轰动国内外的杭州保姆纵火案里,就上演了从党琳山到杨金柱,以及幕后操纵受害人向物业等盲目提起民事索赔案的一幕幕律师炒作自己、追逐名利的闹剧。当中,我们也确实不可否定党、杨等律师敢于与法律、法庭较真的勇气或精神,但其试图主张物业、消防等消极因素的“多因一果”导致本案特别严重危害后果、妄想减轻恶魔保姆罪责的行为根本上不了本案刑民因果抗辩的台面。否则,杀人恶魔就都可以借口各类组织机构管理上的漏洞,为自己的杀人行为开脱罪责,这还了得,岂不天下大乱?相关律师巧舌如簧的“讼棍”面目,真是暴露无遗。

  再回过头来,我们围绕本文开头的律师收费现象说两句,当下中国律师总是理直气壮地为自身狮子大开口、违规乱收费地狡辩什么“律师收费天经地义!”。

  真是什么大言不惭的狗屁理由,难道你做律师的也可堂而皇之地违法超越司法行政部门制定的收费标准?

  什么法规许可你律师欺诈、骗取当事人的血汗钱也是天经地义?

  你律师乱收费天经地义的话,又有何理由排斥法律工作者或公民代理的公平竞争?

  如果律师乱收费也天经地义,为什么中国律师界大腕陈有西每每面临网民要求其公布相关受案的代理费就“哑口无言”?如果你老陈的收费合法合规,你又为何不敢坦然面对说清楚?你平时的铁齿铜牙哪去了?

  诚然,辩证地说,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坚持原则、真正捍卫公平正义的律师也有,但极少。只要他们敢与司法腐败做抗争,我们没有理由质疑他们所为的动机和目的。

  为了推进全民人人参与普法、学法、懂法、用法的法治化进程,扭转当今律师的乱象局面,我们不妨也提提对于律师制度改革的思路和设想。

  一是要考虑改革律师体制,采取公职律师与自由律师双轨制。

  现有的公职律师只是公务员序列的政府律师。设想改革后的公职律师还得恢复以前归属司法行政部门直属的、面向各类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

  假设改革后的公职律师因有政府给予的工资社保待遇,绩效挂钩,收费标准由政府低额制定。自由律师应当取消收费标准,全凭服务质量与公职律师形成案源受理竞争

  二是取消律师垄断法律服务市场。

  要承认代理权来自当事人、不是法律、更不是法院的法理精神,具体就是应该废除法律工作者禁止跨辖区代理限制,还有维护宪法劳动者有权获得报酬和合同法保护委托代理报酬自由约定的私法自治法理原则,废止公民代理不得收费的违宪违法规定。法律工作者或公民代理的个案代理水平未必就比出道不深、业务不精的执业律师肤浅,使得法律工作者和公民代理与执业律师形成服务质量等方面的竞争。法律服务的收费随着竞争机制的引入,必将降低额度,惠及当事人,特别是经济条件欠好的当事人能请得起诉讼代理人。

  三是放宽律师考证准入条件。

  律师执业资格的考试应当从现有的司法资格考试制度当中剥离出来,文凭不限专业也只要在大专以上(含大专)即可。只有这样,才能有利于形成全民参与普法、学法、懂法、用法的的社会氛围,有利于法律人队伍的助推庞大,而有利于依法治国的建设发展。

  四是惩治违法违规律师也应采取“扣分制”机制。

  如同驾照违章扣分一样,执业律师也应当设立“扣分制”处罚机制,根据当事人的投诉控告查实扣分,一个单元的分数扣完了,就得重新考核。连续两个或年度三个单元总量分数被扣完的,视为违法违规情节和后果严重,应当吊销执业证照。

  尤其是扣分处罚结果不但要在媒体上公示,还应在所在律所上墙展示,接受当事人监督和作为当事人选聘律师做代理的执业表现拷量依据。

  总而言之,当今中国律师乱象的突出源头问题就是乱收费,其主要危害是加重了当事人、特别是贫民当事人的诉讼成本(经济困难者申请法律援助并非易事),侵害了当事人的多方权益,制约了社会公平正义建设的加速度。

  当今中国律师的收费乱象,是到该严格管控的程度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