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旭之:无题的随想

2018-06-01 06:46:42  来源:唱红歌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崔某某勇士一样掀开了娱乐圈的黑幕,隐藏在幕后的巨富秘密暴露了出来,四天六千万元的巨额片酬是大是小?随后又有料爆出范某某六十七亿八千万巨款已转移美国,出道十几年的范某某如真拥有如此巨额之财富,没有些手段又如何能堆积起来?古语说,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以范某某为导火线,又引爆娱乐圈个人财富排行榜,靠脸蛋、靠唱歌、靠表演、靠嘴巴富起来的那些艺人,竟都个个富可敌国了,赵本山开上了私人飞机,冯某某的美国豪宅像迷宫,真是先富起来的榜样,难怪俊男靓女们都想能像他们一样一夜成名,一夜暴富了。

  先富起来的富豪,不仅现在不会帮后富,自古也不曾有过。几千年的社会总结出的倒是“为富者不仁”。富豪自己可以随意一掷千金,但施舍穷人一分钱也是心疼。穷人盼望富人仁,一是自己没骨气,二是求乞的难来。现在有说仇富,其实穷人是羡慕,总有人说,市场经济,人家有本事富起来。现今是把价钱一搭上市场,什么都成了正义。市场经济三十年来,中国人已经被市场彻底教化,市场思维如宗教一般被深入了脑髓,化骨化髓化血化液了。几千万元的也是市场价,只怪自己没本事,没机没运地不能像他们那样富起来。

  范某某们富起来了,在新的时代里,这是自古以来艺人们的黄金时代。在这黄金时代里,艺人们再也不是下九流,也不需要从小苦练琴棋书画,吹拉弹唱,只要爹娘先送给了一副好脸蛋,再以能迎合媚俗的套路,敢于善于脱和露,就算能到了成功一半,干露露即是榜样,要想再大红大紫,就得在国际上去迎合洋人,要把旧中国演成黄金时代,弄成珠光宝气的民国范,把毛泽东时代搞成罪恶时代,吃不饱还只是低级的,高级的必须说人性怎么被扭曲成丑恶的。

  从八十年代的《红高粱》电影,一部反映中国丑陋面的影片开始,中国电影就走上了整体低俗的套路,虽说市场化以来拍摄的电影数不完,但有思想有艺术的不多,穿插其间的某几个革命历史影片不错之外,都是些堆砌故事,强编笑点,强掩虚假,强做高尚的假大空娱乐电影,内容的空洞只能靠现代化的光电技术掩饰,只能靠演员光鲜的外表和华丽的服饰点缀,只能靠复活古代神话里的飞人遁墙入地等等等古人曾讲过的神鬼本领来刺激想象,中国电影除了演员脸蛋已是了无一物了。

  就这些只靠脸蛋的演员和胡编故事的导演和编剧,却是在这样一个时代成了大富大贵之人,追星族们趋之若鹜,把干瘪的钱包里的钱倾情相送,范某某的粉丝人数绝尘于对国家贡献最大的科学家,所以范某某真是“国家精神造就者”,崔某某说“一个真敢领”,范某某还就真敢领了,即便国家精神不是范某某从一开始造就,但范某某也算是国家精神引领者或者代表者,什么历史英雄、革命先烈都不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了,人必须要活在当下,过去的早就过去了,不想过去的也得必须过去,套用《饭局也疯狂》里的一句台词,“当下与历史无关,与实用相连”。

  艺人、贪官、企业富豪等富人是不宵于穷人的,赚钱在中国,却活在欧美,崔某某一揭盖子,富人们就马上财富大挪移,税务机关要查他们的税,估计也将徒劳无功一场空,富人们不会傻到把钱财存到中国银行,中国的那些外国银行也不是吃干饭的。中国财富积聚于富人,查不查税,他们手中的财富流向都不会是中国,他们好似一根根插在中国肌体上的吸管,吸走的是血液,留下的将是干瘪的躯体。

  只在税收一面上,范某某们有无偷逃税款的犯罪行为,小民们是不敢妄自断言的,那得税务机关查了之后再说,而税务机关一说调查,没几天就有传闻范某某取消了中国国籍和户口,通过汇丰银行转走了六十七亿元到美国。这笔巨款,能顺利划出中国,没有点关系应该是不大容易完成的。这笔巨款里该有上缴国家多少的税款,估计不会是小数。金钱面前,伟大祖国的国籍户口抵不过钱的魅力,难怪古人云,“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常演戏里各种人物情感的戏子,对情已麻木到不知何为情了,不再为情而动了,情不过一戏耳。戏子对伟大祖国的爱不抵一位纯真少年对祖国的爱。是爱六十七亿元巨款,还是爱中国国籍,就跟抗战时那些汉奸是爱自己的命还是爱中国的选择上无二一样。

  市场经济以来,不知娱乐圈里那些戏子们给国家造成了多大的税收损失,但直到今天崔某某才用报复冯某某的方式捅破圈里人用阴阳合同偷逃税款的篓子。说崔某某像个勇士,是说他敢于报复,像个勇士样,但崔某某是否能被拔高到英雄,可能会损真英雄的名号。但这个篓子崔某某捅了,才有机会让人们看到里面的那群龌龊——那群善用一切的假的好来掩盖之下的真丑,把已不是秘密的秘密直说言明了。税务机关也就不得不查一查了。

  中国的所得税,财富的大头在少数人,他们却常在偷逃税款,而财富分散的小头,芸芸众生们却不得不认认真真地被记录着必须要缴纳的税款,是个人所得税税收任务的主要承载者和完成者。房产税已经开征,据说房屋遗产税也将要开征,小民们用两三代和未来的收入购置的房产,也将开征遗产税了,且又是普遍无人能逃的税。那些在国外购置房屋的富豪们,还可轻易用些手段从中国偷逃,他们国外的房子也许不敢偷逃税,如此则从中国搜刮来的财富又转进外国银行了。

  我们的改革,应当是让大多数人得到利益,而不是造就少数富豪,应当是让中国人得到利益,而不是向外国输送财富。但现实却是,在税收上,富人和穷人是不一样的,即使富人照章纳税,富人还是富人,六十七亿元与一亿元并无本质差别,但对穷人,拿走百分之二十的税却是沉重的,所谓的税收调节贫富也不过是一句口头上的公平,犹如对贪官的罚没,不知国家对已积成巨额的赃款能有几分用于了对贫者的帮助。

  对范某某富人们的查税,小民能解气,甚至幸灾乐祸的一点无非是终于看到他们的好日子不再了,戏子巨富终于也有了个报应,是对“烈士墓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不满的集体反应,但终归在现实即是事实的中国社会里,查查富人们的税,贫富又能有何本质的改变呢?小民们到头能感受到的,总是新日子还跟旧日子一样过着罢了。

  2018年6月1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