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梦篱笙箫:《共产党宣言》讲述的《革命之路》

2018-02-25 15:51:39  来源:唱红歌  作者:梦篱笙箫
点击:   评论: (查看)

  看了电影《革命之路》,让我想起了《共产党宣言》中对共产党共产共妻言论的反驳。《共产党宣言》认为,旧社会、新时代存在的卖淫,包括很多人被迫独身的现象,也即是另一些人共妻的证明。共产主义社会的共妻现象是一种不受物质条件干扰的,来自自由人的一种寻爱自由。

v2-da087b75a731b780e6b9af484d9f4af7_hd.jpg

  这其实从另一个层面说明了女权主义者的困境。从《革命之路》的弹幕中我发现,较多的评论就是认为女主太作。《革命之路》的男主人公也是,他不明白向往巴黎对女主意味着什么。电影中只有那个精神病人可以认真地倾听,做出及时的回应。女权主义者是孤独的,不被理解的,最终她们选择用她们的方式与整个世界对抗。或者奇装异服,或者纵欲寻欢,或者自杀自残,但这却在最根本上背离了女权主义的初衷,说明女权主义在如今的时代是实现不了的一种解放。在中国的很多小说中我们也能发现,当主人公发现倾尽全力的爱情终成泡影之时,她们选择的归宿就是到西藏荡涤灵魂,但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安慰罢了。

  《共产党宣言》中的爱情是现实的,无法摆脱时代条件的理性分析。原始社会的共妻是为了种族延续。奴隶社会的兄嫂继承,也是财产继承的一种方式。资本主义社会情人的存在,也演绎了很多财产争夺的人间喜剧。至于说卖淫的合法化,在形成一项巨大产业的同时,必将衍生出暴力,破换整个社会结构,成为社会转型升级的巨大障碍,这从《后院》中就可见一斑了。但繁华的是这个上层社会,落寞的是社会底层。

  王蒙在评价《红楼梦》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不奴隶,毋宁死”。这其实和现在的“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后头笑”是同样的道理。真的世界这么大,我想去哪就去哪吗?见识了王府的奢华,你很难去忍受市井的聒噪。现代社会你看似行动自由了,却无时无刻不在枷锁之中。《红楼梦》中鸳鸯、袭人、黛玉、妙玉都是很好的女性,但她们能有的选择是那样少。现在很多的大龄剩女也是如此的状况,她们没得选择,所以即使她们拥有了自由,在《共产党宣言》看来,也是虚假的自由。

  宝玉的情况又是如何呢?在我看来,他是最早的女权主义者,他愿意放下身段去倾听来自女性的声音,但反对他的首先就是旧时代的女性们。只有黛玉能和他心意相通。但他们的结合是不被祝福的,金玉良缘才是那个时代认可的婚姻。宝玉是真正的清醒者,当他背弃了旧的枷锁,必将被新的裹缚。贾府被抄家后,所有的被圈养的人们都失去了依凭,曾经花样的女子都将接受新的残酷的命运。只有黛玉有了最好的归宿,葬了花,也葬了自己的年华,归于尘土,其实也很好。情种深重的宝玉皈依我佛也是那个时代不错的归宿,因为只有那里可以让他思考“我是谁?我从哪来来?我到哪里去?”这样的哲学命题。

  《革命之路》的男主人公最后放弃了理想。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价值观里金钱就是尺度。赚不了钱的男人社会又将如何给他定位呢?没了标尺的人生又将如何度过呢?我们过着过着就忘记了生活的真谛,又有几人能够不忘初心呢?这需要整个社会大环境的改变,需要无数人一起奋斗。个人奋斗的结局大多归于妥协,梦想就变得不再有吸引力了。《革命之路》里只有女主还存有梦想,但真的如她所愿到了巴黎,做她喜欢做的事情之后又将如何呢?我们不敢有太多的假设,因为现实大多是不如意的。我们并没有真正的自由,我们并不理解自由,只是绑架了自由,并被自由绑架。

  “共产党人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共产党宣言》用最无情的话语宣告了旧时代两性关系的脆弱。想要真正的爱情是需要到共产主义社会的。每个人在真正意识上实现了平等,度量人价值尺度的标准是劳动。因而,每个人会根据自己的心意,而不是实际的利益,去寻找自己的爱情。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每个人都不属于另外的某个人,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拥有共同的东西。从这个层面上说才能寻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要达成这个目标,就是要消灭私有制,清除掉你我的分别,实现人类大同。

  这同时也是《革命之路》里的命题。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活在真空中,都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用马克思的话来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就在革命之路那么小的地方,当我们做决定的时候,就会受到无数的干扰。就像磁场相互影响一般,我们最终偏离了生活的航道,失去了最初的梦想。革命不是个人的事,而是集体的使命,只有每个人都拥有了自由的灵魂,我们每一个人才拥有向往的蓝天。当人世间还有人受到剥削压迫而人们无动于衷时,所有的人会渐渐失去真正的自由,回到原始的丛林。这就告诉我们革命之路何其艰难。用《共产党宣言》序言中的一句话结束本文,“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