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旭之:聊点春晚

2018-02-19 23:31:37  来源:唱红歌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每年过年,春晚还是人们比较喜欢关心的一个话题。中央电视台春晚办了36年,这份坚持的精神是教人敬佩的。每年春晚之后,总有人评论好也评论不好,总体感受是36年的春晚已今不如昔了。所谓今不如昔,一是看的人少了,或者坚持看到尾的不多了,二是评论不好的多了,三是影响小了,全民同看一台晚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见面谈论它的基本不见了,四是春晚一些内容空洞、造作、矫情、虚假越加招人厌了。

360截图20180219233656544.jpg

  春晚开办于改革开放之初。尽管那时已出现极少的富人,但人们经济地位基本平等,对文艺之需求和欣赏,尚能合到一致上去,而春晚给过年营造的全国一起过的氛围,自然看春晚就形成了过年的一个传统。越往后,随着当初那一代人的渐渐老去和退出历史,走上来的新一代们,其经济地位三十六年来已是天地分化,富人和穷人看戏就看不到一块了,富人联欢时决不会叫上穷人,否则“你也配姓赵?!”

  春晚形式上是一台过年的晚会,既是晚会就是一些人表演给另一些人看的,人在经济地位分化后对表演内容的取舍上也必然要分化,这是马克思主义揭示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使然,也是中国自古以来的社会常识,比如地主家叫戏班子唱戏,戏班子肯定要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如果要演长工斗地主,不仅拿不到钱,还会被砸了场子。

  春晚有些节目尽管是演给底层群众看的,但因为经济地位的不同,不只剧本是憋在屋子里编出来的,还有演员表演显得假,造作。例如2018年春晚的第一个小品,主题虽然不错——呼唤关注留守儿童,但却不知道造成留守儿童的根源是什么。如果照着小品的方向走,家长不外出打工只在家陪伴孩子,一家人吃什么喝什么,孩子上学的费用从哪里来?这跟晋惠帝的“何不食肉糜”何其相似。往年演的《你摊上事了》的小品,保安受挤兑时喊“我是保安我骄傲”,然而现实中有几人能骄傲得起来呢?

  但春晚必须按几十年的惯例演,如果不这样演,春晚就一定演不成。一方面是官方需要这样演。只有在一年气氛最欢乐祥和的春节里演出,政治正确的宣传效应和效果最好。不论古今中外,在宣传上都需要对本阶级统治的赞扬,即使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也不会例外。假如春节演出有给过年的心情添堵的节目,人们就会躲避。记得有一部电影《过年》,好像适合过年播,可我在一个大年初一中央电视台春晚后看完这个电影,就完全破坏了我过年的好心情。不明白中央电视台大过年的怎会播《过年》这部给人添堵的电影?所以,春晚既然是过年的节目,首先是要欢乐,又也该是政治性比较强的。那种希望把春晚办成纯娱乐节目,将会是不大现实的。

  第二个方面,演员们只能这样演。今天的演员已不是旧社会的戏子,不仅政治地位高,而且市场经济以来,成了人们追求羡慕的榜样。演员要的都是名利双收。这是千古以来戏子们最美好的时代。在美好的时代里,有资本的包装,他们该怎么演就无需教导了,让演“关公战秦琼”就演“关公战秦琼”,否则,他就“不管饭”。

  第三个方面,春晚这么庞大的舞台演出,没有资本的支持,是演不了的。有了资本的支持,演员不可能演对资本不利的节目。《你摊上事了》这个小品,演的是一个女老板年底借钱给农民工发工资的故事,她说:“我欠谁也不会欠农民工的钱,我欠什么也不会欠良心”。多么感人的话,可现实是残酷的,有多少农民工的血汗钱还在用命讨要呢?在真金白银前,老板靠这么一个小品就给感化了,这世界就真太简单了。换个角度演,如果正面演农民工艰难讨薪,那么这个小品还会上舞台吗?

  春晚是文艺,文艺里都有政治。所以春晚已是富人的春晚,虽然也有很多富人不喜欢看春晚里的造作虚假,但演出的角度是冲着富人的,调子是符合富人的,所谓态度有则不在乎其喜好了。不仅春晚,很多现代剧情的电视剧,也是为富人演的,电视剧里有多少的二十多岁的俊男靓女,不是董事长就是总经理,不是住别墅公寓就是开宝马奔驰,不是出入高档写字楼就是高级餐厅,不是嗲声嗲气就是撒娇矫情。

  看戏也有如“是老乡就亲三分”,“是亲就三分向”的情感。春晚对于底层社会人来说,远看看看热闹还不妨,但亲近它就不容易了。

  有人说,春晚主题应该再回归到社会主义上去。官资学商摆下的舞台只能是官资学商的舞台,而不会是别的什么的舞台。这样的春晚,也许只能象现在一样摇晃着走下去,直到有一天倒下为止吧。

  2018年2月18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