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葛江波:人大代表与政府官员不能兼职并不违宪

2018-02-04 21:24:34  来源:唱红歌  作者:葛江波
点击:   评论: (查看)

  3月5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一篇署名为“志灵”的文章,题为“跳出官民比例之争 回归选民权利本位”。(简称“志文”)该文在对“让被监督的‘一府两院’成员作为监督者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成员,多少有点‘左右手互搏’的味道,显然违背了现代法治理念中‘任何人不能充当自己法官’的程序正义”表示肯定后,却提出两个问题:一是限制官员比例的技术难题。二是限制“官员代表”比例以及取消“官员代表”违背宪法。这就等于说,人大代表与政府官员兼职是没办法的事,按照我国的宪法,我们只能这么做。也就是说“志文”后面的结论否定了前面的观点,造成自相矛盾的观点。

  如果“志文”的这个结论成立,那么就是说按照我国的宪法,我们只能违背“现代法治理念中‘任何人不能充当自己的法官’的程序正义”,这岂不等于说我国的宪法出了问题。笔者认为并非如此。

  “志文”认为“官员”之所以有权利当选人大代表,是因为我国宪法规定从事任何职业的公民都有当选人大代表的权利。所以从事“官员”职业的公民也有权利当选人大代表。所以“以“官员”这一职业来限制其被选举为人大代表的“被选举权”,当然地构成了对个别职业群体的“宪法权利剥夺”。在这里“志文”犯了一个逻辑中的“概念”的错误。官员不是职业,而是职务。职业与职务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职业是指从事什么行业的工作,比如行政、监察、审计、公安、司法等,而职务的指在所从事的行业中所担负的责任。当我们说一个人是官员时,并不能说明他从事何种职业,而只能说明担任何种职务。同理人大代表也不是职业,而是职务。人大代表可以是从事各种职业的人。当我们说一个人是人大代表时,我们并不是在说他从事何种职业,而是在说他担任的是一种职务。所以我们所说的人大代表与政府官员不能兼职中“兼职”,不是指人大代表的职业与政府官员的职业不能兼职,而是指人大代表的职务与政府官员的职务不能兼职。因为人大代表的职务就是监督担任官员职务的官员。如果人大代表与政府官员兼职就等于担任监督职务的人与担任被监督职务的人是同一个人。这显然是违背“现代法治理念中‘任何人不能充当自己法官’的程序正义”。

  无论从事何种职业的官员都有权利当选人大代表,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无论从事何种职业的官员一旦当选为人大代表这种职务,他就不现适合担任政府官员的职务。这显然并不违背我国宪法。这也说明我国宪法并没有违背“现代法治理念中‘任何人不能充当自己法官’的程序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