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再谈中国教育难出大师之痼疾

2018-07-30 14:10:25  来源:唱红歌  作者:曾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笔者一再就中国教育的弊病与培养创新性人才之重要性发表议论。其重要原因是,中国经济复兴的根本动力在于创新,创新的根基还在于大批创新性人才的培养,没有相适应的教育机制,一切都是空谈。国人也就难以借助民族复兴来摆脱被贫困、被凌辱的屈辱命运。

  而目前中国的教育机制还没有摆脱千年官僚制科举教育的窠臼。

  科举是中国历代封建王朝通过考试选拔官吏的一种制度。从隋朝起用考试取士的办法替代了由诸侯家族举荐的旧体制。科举制从隋代开始实行,到清光绪二十七年举行最后一科进士考试为止,经历了一千三百多年,科举体制直接限定了当时的教育内容与形式。但其影响至今依然明显地体现在高考选拔与公务员考试选拔制度上。高考与公务员考试制度也直接限定了现实存在的教育内容与形式。相应的教育体制其本质也就是考试决定人生,用考试选拔及其相应的应试教育制度强制把社会划分为上层精英贵族和下层劳苦大众两大贵贱不同的社会等级。人为分等级而还要强说这不是不平等、不公平,于是就美其名曰“机会公平”,其理论为应试教育公平论与教育筛选功能轮。通俗地讲就是考试制度能够机会公平地决定人们的社会等级,其中被默认的自然是中国社会划分为精英统治层与劳苦大众被统治层的合理性。对此,茅于轼公开阐明了其要义:一个社会要想稳定,需要有两个必要条件:第一,国家需要由精英而不是由劳苦大众治理。社会稳定的第二个条件,是实现国家治理的精英分子,优先考虑的必须是底层群众的利益。(2009年10月17日凤凰网《茅于轼:国家需由精英而不是大众治理 党要控制住利益集团》)更加“优秀”的理论则是精英“代表”劳苦大众统治社会。而不再是马克思的人民统治社会、人民当权的理论。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指出:“公社的伟大社会措施就是它本身的存在和工作。它所采取的各项具体措施,只能显示出走向属于人民、由人民掌权的政府的趋势。”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还强调:“‘民主的’这个词在德语里意思是‘人民当权的’。”那决然不是所谓的精英统治,官僚当权。反马克思主义的“精英统治,官僚当权”论奠定了用考试选拔当官的人选,用教育筛选功能强制把社会分层,使贫富两极分化合理化、制度化的教育理论基础。也就是当前教育体制为官僚统治图谋服务现状的政治基础。如此反马克思主义,违背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的教育体制的根基必须彻底加以动摇!

  在以“精英统治,官僚当权”基础上的应试教育和教育筛选体制下,行政官员理所当然地直接把权力之手伸进了教育机构。以权谋私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教育领域的时髦。在“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之下,人民的血汗钱被无端耗费,大学不再是由于大师而谓之大学,而是由于豪华大楼而谓之大学。这源于官僚权力腐败的需要,兴“大师”不赚钱,兴大楼大赚钱,通俗易懂,行而有效,群起效仿,渐成时髦。于是,高校腐败频发。单单2015年04月2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高校腐败频发——十八大以来高校腐败案件已达50多起》所披露的:“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受贿、挪用公款一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周文斌被指控的2300余万元受贿款中,金额最大的一笔是某投资公司为感谢周文斌在工程承接、工程款支付、审计决算等方面的关照,先后9次送给其410万元人民币和30万元港币。而成都中医药大学原党委书记张忠元和该校原党委副书记、校长范昕建,则被检察机关指控在2006年至2012年间,收受工程承包商所送财物共计1280余万元。据办案人员透露,高校基建领域职务犯罪暴露出的“潜规则”充斥各个环节,主要包括招投标环节、发包分包、施工、验收、预决算和工程进度款预付等。为获得工程项目,一些建筑企业将工程总造价的5%至10%作为行贿资金列入支出预算,这已成为行业“潜规则”之一”就够吓人的了。时至2018年7月1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高校反腐决不能失守》:“在招生录取和专业调整、干部录用、设备采购、基建工程、学生食堂建设等关键领域和环节,都发现了腐败问题,资源和权力集中的岗位负责人频频落马,……”。官僚之风入校,要的是权与利,与培养大师级人才根本无关。教育家不当权,大师不任教,反而是官僚当权,连学术性的“教授”,“研究生导师”的职位,也多为根本不问教育的高官所侵占。所谓高考招生实现机会公平的遮羞布,在招生腐败的攻击之下,也就溃不成军,如此自然更有利于高官和富豪们的钱权“机会公平”。何以如此?显然是利益所至。非人民之利,精英层之利是也!无怪乎厦大前校长的伟岸形象就是在台风天久久凝视着大学的高楼,还宣称厦大教育是精英教育,伟岸校长也就敢于宣称所培养的精英务必会打高尔夫,否者日后如进入上层贵族社会?如此教育,无论口号再响亮,教育投入再增加,能正常地培养出大批科技大师和高素质经济发展人才那才怪呢。

  为人民的利益负责,为民族的复兴竭尽全力的共产党人务必重视了,不彻底颠覆如此官僚教育的基础,实质性改革教育,实施人格教育,尊重宪法所赋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的公民基本权利,真正以民为本,而不是以官为本,中国的教育才能再出大师,再现辉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