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三岁女孩的治国绝招——也说产生“问题疫苗”的原因

2018-07-26 14:45:17  来源:唱红歌  作者:蔡长运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聚氰胺毒牛奶、地沟油、骗钱害命的假药、假医院、逼死女学生的网上骗子、逼女学生卖淫的校园贷、“五假”的部级高官……这一个个丑闻、一个个热点还没降温,今天又突然发现,在疫苗连续出现问题连续不断治理的近几年中,竟然在有关部门的眼皮子底下有几十万名儿童的体内被注射了“问题疫苗”。一个有五千年文明、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竟然不断地在世界面前出丑、闹笑话。问题出在哪里?问题正是出在我们忘记了这一个几千年前的小牧童和今天三岁的小女孩都知道的治国绝招。

三岁女孩治国绝招

——也说产生“问题疫苗”的原因

  前几天在微信视屏上看到一个三岁小女孩说自己最崇拜毛主席,因为“毛主席可以打坏人!”千万不要小看这个三岁的小姑娘,她概括出了至高无上的治国绝招——打坏人!

  据庄子说:有一次黄帝到具茨山去拜见圣人大隗。半道上迷路了,正巧遇上一位牧马的少年,便向牧马少年问路。结果这个牧童不仅知道具茨山,而且知道大隗居住的地方。黄帝看这个牧童很不简单,于是就向这个牧童请教治理天下的方法。牧童起先还推辞,后来被黄帝的真诚所感动,就说:“治理天下,不就像我牧马一样吗?只要把最坏的马去掉就可以了(去其害马也)”。黄帝听了深以为然,口称“天师”,一再向牧童叩头感谢而退去。

  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国家是全体人民的国家。人在天下、在国家、在社会上就一定要为生活而劳动、耕耘、自强、奋斗。一方面,人们在为生活而劳动、耕耘、自强、奋斗中,人与人之间相互的摩擦、相互的磕磕碰碰不可避免;另一方面,天下、国家的掌权者、管理者们就要设法杜绝、减少人与人之间那些无谓的相互的争、斗、欺、侮、压迫……也就是说要让人们在劳动、耕耘、自强、奋斗的生活中享受和平与做人的尊严。为此就要利用国家机器(法律、政治、军事)对那些欺侮别人、压迫别人、剥削别人的最极端的、最坏的、最有代表性的人和事进行打击。

  韩非子在《五蠹》中说:“罚薄不为慈,诛严不为戾”。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就有好人与坏人。像南北朝时的梁武帝萧衍,通过奋斗取得政权当上了皇帝后,却信起了佛来,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慈悲,要全国人民都信佛,谁也不去得罪。结果没过几年就把国家带向了战乱,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自己也被活活饿死。《易经》中说:“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当政者只有不断地对社会上那些最坏的、最恶的一部份人和事行使霹雳手段——进行打击、批判、遏制,才能弘扬“向善,向上”行为;才能有人们的安定、平和、自由的幸福生活;才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真正的慈爱。

  黄石公在《三略》上说:“废一善,则众善衰;赏一恶,则众恶归”;“一令逆则百令失,一恶施则百恶结”。一个扶老人的人被讹,从此老人倒地再没人敢去扶;向人借钱可以合法地(比如超过诉讼时效)不用还,从此没人能借到钱;一个地痞流氓成为当政者的坐上宾,那全社会上青年就都会以进监狱的次数多少来论江湖地位(这是八十年代末期的社会现象,当年的地痞流氓现在很多都成了恶霸、豪强、企业家、黑社会头头);一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话流行起来,就会使全社会的人们巧取豪夺而不择手段……

  姜太公在《六韬》中说过:“故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说者,赏之。杀贵大,赏贵小。”要打坏人,要杀害马就要杀那些最坏的、最大的、最有代表性的;要杀就要杀人们最痛恨的、最有影响的。要杀坏人就要杀得轰轰烈烈——在杀坏人的同时还要能警示世人。这样做,既可以有效保护将会被坏人们欺侮、被坏人毒害、被坏人杀的千千万万的人民,还可以挽救成千上万将会变坏的人们。最后取得因为杀人而少杀人的政治效果。

  三聚氰胺毒牛奶、地沟油、骗钱害命的假药、假医院、逼死女学生的骗子、逼女学生卖淫的校园贷、“五假”的部级高官……这一个个丑闻、一个个热点还没降温,今天又突然发现,在疫苗连续出现问题,连续不断治理的近几年中,竟然在有关部门的眼皮子底下有几十万名儿童的体内被注射了“问题疫苗”。一个有五千年文明、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竟然不断地在全世界面前出丑、闹笑话。问题出在哪里?我想,问题正是出在我们忘记了这个几千年前的小牧童和今天三岁的小女孩都知道的治国绝招。

  附:《庄子●徐无鬼》中的一个故事

  黄帝将见大隗乎具茨之山,方明为御,昌寓骖乘,张若、謵朋前马,昆阍、滑稽后车;至于襄城之野,七圣皆迷,无所问塗。

  适遇牧马童子,问塗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曰:“然。”“若知大隗之所存乎?”曰:“然。”黄帝曰:“异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请问为天下。”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若此而已矣,又奚事焉!予少而自游于六合之内,予适有瞀病,有长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车而游于襄城之野。’今予病少痊,予又且复游于六合之外。夫为天下亦若此而已。予又奚事焉!”黄帝曰:“夫为天下者,则诚非吾子之事。虽然,请问为天下。”小童辞。

  黄帝又问。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黄帝再拜稽首,称天师而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