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文蝶|特朗普遏制中国:美台军舰互停后,放手日本大打台湾牌

2018-01-20 10:20:08  来源:察网  作者:文蝶
点击:   评论: (查看)

  台湾作为远东南上北下的战略枢纽,关乎中国的核心利益,日本右翼却从未放弃觊觎台湾领土的野心。控制台湾,实际上是为了围堵和遏制中国,美国与日本都明乎此理。二战以后,美国对亚太的介入程度,决定了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进退。当下也是如此。

  美国总统特朗普延续并强化了奥巴马时代的“重返亚太”战略,在大幅度增加军费的同时,把中国列为第一竞争国家,挑起针对中国的经济金融战和信息心理战,不断在中国周边煽风点火,从阿富汗、印度,到中国南海、中国台湾与朝鲜,推进与中国的实质性对抗。

  在这个地缘政治背景下,日本右翼野蛮生长。2017年,安倍晋三连任首相时没有半点悬念,显示出日本政界缺乏有效遏制右翼生长的力量。

  近期,日本右翼势力嗅出了台海风云变幻的味道,看到了特朗普政权遏制中国、介入远东的战略意志,立即加紧寻求日台交流从民间交流向“准官方交流”甚至“官方交流”的方向上演变,加强安全对话,推动军官将领交流、任职,加强双方指挥、通讯、情报合作,甚至变相联合军演,寻求对一个中国原则和中日建交原则的突破。

  有几条有关日本右翼的新闻被中国媒体忽略或者选择性屏蔽了。

  第一条是,在特朗普于2017年12月12日签署“美台军舰互停”后,12月13日,台美日安全对话研讨会在台北举行,特朗普前幕僚长普利巴斯出席。普利巴斯虽然卸任了白宫幕僚长,但依旧是共和党的重要政治人物,是特朗普的关键支持者,曾一手推动“对台六保证”纳入共和党党纲。他卸任时称,“将继续力挺总统的施政议程和政策”,如今远赴台北与日台召开秘密会议,讨论台海安全战略问题,即是对特朗普总统反华战略的最大支持。这一条信息说明,利用台湾遏制中国,是特朗普政权长期精心准备的对华策略。

  美日台三方安全对话曾经停滞,于2016年重启,配合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与会人员级别很高,包括美国与日本高阶退役将领、台湾国际事务及战略安全等领域学者专家,是美日阻止两岸统一、强化在台海军事存在的一个关键动作。

特朗普遏制中国:美台军舰互停后,放手日本大打台湾牌

  第二条是,12月13日,日本右翼、众议员铃木馨祐放言,正在研究的所谓日本版“台湾关系法”预期两三年内会有进展,日台间的“官方交流”会被触及。这明显是对特朗普签署“美台军舰互停”的一种反应。

  日本版“台湾关系法”,由日本右翼核心人物之一岸信夫主导推进。岸信夫是安倍晋三的胞弟、日本外务省副大臣(主管台湾事务),甲级战犯岸信介之孙。一旦“台湾关系法”正式推出,那么就意味着日本与台湾将会从民间交流、经贸往来进入到国际政治、外交甚至军事层面的交流合作。

  日台“官方交流”是被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所禁止的。日本只能与台湾维持民间往来,不能进行任何官方接触。可是自从日台“断交”后,日本右翼就一直千方百计促使日台交流向“官方”升级,冷战结束后更是变本加厉。日本右翼势力频繁在学术交流、经贸、体育赛事、医疗等各种名义的掩饰下,实现日台高层互访,典型如1994年以“参加广岛亚运会”的名义,允许台湾“行政院副院长”徐立德到东京进行政治活动;如2001年以“治病”的名义,允许台湾前领导人、台独势力核心人物李登辉赴日进行政治活动;再如2003年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以“参加早稻田大学和庆应大学联合校友会”的名义访问台湾,并与陈水扁和李登辉接触。日本的这种种行动,实际上是扶植台独、分裂中国的行为,直接导致了中日关系的倒退。

  岸信夫曾公开表达台湾对日本的重要战略意义,2016年3月,岸信夫称,台海安定与安全对日本“生死攸关”。这种试图掌控台湾的论调,是日本战略界的长期共识,有“日本近代文明之父”之称的福泽谕吉一百多年前就曾直言,台湾在中国手上,有如塌边之鼾声,将令日本寝食难安。

  可以看出,美国特朗普政权上台之后,日本右翼势力对台湾的野心被进一步激活,以岸信夫为代表的日本“台湾帮”高度活跃。特朗普胜选后,2017年1月1日,日本将对台窗口“日本公益财团法人交流协会”更名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相应地,台湾地区“亚东关系协会”也更名为“台湾日本关系协会”。这是日本右翼和台独势力力求使驻对方交流机构向“准国家机构”升级的渐进式举动,显示日本以“国对国”模式处理对台关系的决心。此举被台湾舆论视作日台“断交”后的最大突破。

  事实上,只要特朗普对华战略不变,日本右翼就会不断寻求对台关系的新突破,寻求对台湾的进一步与多方面渗透,阻挠中国大陆统一台湾,谋求继续利用台湾处于“第一岛链”的战略地位,围堵中国大陆向海洋发展。

特朗普遏制中国:美台军舰互停后,放手日本大打台湾牌

  分析日本这一动向,我们可以有若干点启发。

  特朗普政权围堵中国、遏制中国进入更加疯狂的阶段,美国统治者正在打开远东潘多拉魔盒,为日本军国主义松绑。日本的政治与外交变化,很大程度上从属于美国的远东战略安排。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在与毛泽东的战略博弈中落入下风,连续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吃了败仗,不得已寻求中美建交,中美进入以合作为主的历史阶段,日本也随即与中国大陆建交,与台湾“断交”。但是,和平时代酝酿着危机和战争。今天,特朗普政权一味要将中美关系从合作为主变为对抗为主,作为这个战略逻辑的延伸,日本军国主义的加速发展就成为大概率事件。在美国的纵容下,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防卫费连续6年增长,并开始寻求制造或购买F-35B隐形战机、远程巡航导弹等一切进攻性武器。

  霸权不会和平地消亡,由霸权构筑的全球秩序不会和平地解体。跨国垄断资本为了维护全球掠夺机制,无所不用其极。20世纪50年代,为了对抗新中国和共产主义的远东战线,美国启用了大批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导致日本军国主义长期阴魂不散,日本甲级战犯、731部队背后黑手岸信介,就是在这一的历史背景下被重用,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如今,岸信介的外孙安倍晋三连任日本首相,大力复活日本军国主义,岸信介的孙子岸信夫主管台湾事务,扶植台独势力,不过是冷战历史的重新上演。

  安倍晋三与岸信夫等人均继承了日本军国主义集团的历史观与战争观,谋求对台湾乃至整个东亚地区的支配,并有着现实的激进动作,修宪是重大动作之一。随着安倍连任成功,修宪势力控制日本众参两院,日本修宪已经箭在弦上,日本修宪有着极强的针对性,直接对准战后雅尔塔体系对日本的种种限制,涉及如历史问题、天皇地位、军队地位与作用、靖国神社、国旗国歌等重大议题。安倍公开宣称,将于2020年前完成。美国鹰派人物不断鼓励安倍修宪,刺激日本右翼颠覆战后远东和平秩序的野心,为确保日本更好地执行遏制中国的战略。

  可以说,日本是东亚地区最危险的因素。无论是从潜在意图和现实能力看,日本拥核的潜在危险都是东亚地区最大的威胁,而不是朝鲜。中国外交部裁军大使傅聪2015年在联合国大会指出:

  【日本拥有超过1200公斤高浓铀,约47.8吨分离钚,其中存在日本国内的分离钚就有10.8吨,足够制造约1350枚核武器(8千克/枚)。日本所谓“无剩余钚”政策宣布20余年来,其分离钚总量反而增加了一倍。】

  此外,日本拥有约1.2吨用于科学研究的高浓铀。日本核燃料公司下属的后处理厂拟于2016年3月启动,2019年实现满负荷运行,每年将生产8吨分离钚,足以制造1000枚核弹头。安倍晋三早在2002年就表示,日本“可以拥有原子弹和洲际弹道导弹”。对于“无核三原则”,安倍从来不愿意在重要场合予以强调。其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不过,国际媒体宁愿把更多的版面放于炒作朝鲜核危机,对于日本的核能力则选择性忽略。其中原因,不言自明:朝鲜核能力针对美国,而日本的核能力则针对中国。

  近日,当特朗普放言要修改美国核战略,扩大核武器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定点局部打击设施时使用小型化核武时,日本右翼媒体便开始放风,称“对日本首相安倍而言,究竟是配合特朗普的政策变化还是坚持原有原则(无核),显然将是一个难题。”日本是战败国,被禁止拥有核武器,没有任何可讨论的余地,如今,日本媒体却把这炒作成一道安倍的选择题,本质上是为日本拥核做舆论准备。

  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在日本部署陆基宙斯盾等,都是为了在远东构建针对中国的反导系统,破坏美国与中国的核恐怖平衡,获得对中国的核优势。面对美国和日本的日益极端化与法西斯化,中国要有足够的警惕和战略应对。加紧武力统一台湾,突破第一岛链,扼住日本的南面海域,拓宽我国在台海、东海的战略空间,促进我国海军的大发展,显得日益紧迫。

  只有充分准备战争,才有可能消灭战争。日本历来具有欺软怕硬的性格。在面对日本政界时,中国一方面需要善于甄别,给予日本反战的、亲华的力量经济和政治支持,使其扩大在日本国内的影响,另一方面中国也需要清除自身的第五纵队,打压亲美亲日本右翼的势力,削减自身经济和文化的某些方面对西方的依附性,避免被美国和平演变的可能,并日益强大和在东亚地缘格局中取得有效突破(收复台湾),双管齐下,日本内部的政治力量才有可能发生分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