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雪梦刀:普京签署“外国代理人”法案,不仅仅是媒体战升级那么简单

2017-11-28 11:07:55  来源:察网  作者:雪梦刀
点击:   评论: (查看)

  伟人曰: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新闻背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本月25日签署“外国代理人”法案,对美国发起反制措施。格局这项新法律,俄罗斯将要求指定的外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普京签署“外国代理人”法案,不仅仅是媒体战升级那么简单——评俄美媒体对峙的本质原因及娜小姐现象!

  正文:

  其实,围绕俄美之间的明争暗斗,尤其是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所谓的主流媒体“拉郎配”,硬是把俄罗斯的普京总统和他们的45任新总统特朗普先生联系到一起,形成一波声势浩大的“通俄门”以来,俄美之间的矛盾就已经显现出,不太可能像普京总统预想和预期的那样,能够得到“缓和”,甚至是缓解。

  哪怕特朗普这个商人想要和普京总统做点什么“交易”,摆在两位世界最具权力的领导人面前的仍然是强大无比的屏障。这个屏障就是被资本控制在手里的美国的国家话语权,美国的国家话语权基本上代表了当前世界的话语权权力,尽管其在包括俄罗斯国家话语权在内的反击力量面前有所松动,但是不得不承认,美国的霸权里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依旧是其强大的国际话语权。

我们先看看俄罗斯的普京总统的这则法案:

 

  根据美国相关法律,“外国代理人”代表外国政府等实体在美国从事与政治相关活动。“外国代理人”需要定期向美方报告与外国委托人的关系以及在美国的活动和财务收支等情况。

  我们还记得前不久的索契国际辩论会上,嘉宾之一的普京抱怨,美国舆论对俄罗斯的霸道。

  而美俄之间的媒体的明争暗斗,其实从苏联崩盘,普京执掌俄罗斯,明白了俄罗斯的国家命运不可能以投向美欧体系可以换来光明以后,围绕俄罗斯和普京的舆论绞杀,就已经开始了。

  毫无疑问,普京是苏联崩塌之后,俄罗斯国家得以重新凝聚,走向“复兴”的重要原因;控制美国的资本体系,需要的不是一个凝聚的俄罗斯和强大的俄罗斯,对于中国,对于所有世界各个地区的主权国家和政治强人来讲,都是美国资本控制下的霸权体系的对立面。

  曾经有人如此形容:美国想称霸,俄罗斯太大;美国想称霸,中国也太大。

  任何对美国霸权产生现实威胁和潜在威胁的主权国家,世界性大国,地区性强国,凡是不符合美国世界霸权和地缘政治战略的国家都在此列。

  显然,俄罗斯成绩了苏联崩塌之后的主要国土,资源,尤其是军事力量;而叶利钦所做的对俄罗斯和他本人来讲,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给俄罗斯留下了一个领导人普京。

  普京的强势和彪悍,以及他带领下的横跨欧亚大陆国土广袤军事力量强大的俄罗斯,是美国的最大的“敌人”之一。美国冷战后一直没有摒弃冷战思维,美国主导的冷战产物军事集团组织“北约“并没有因冷战的美国最终胜利而消失,反而步步为营,渐渐地东扩,南扩,逼近了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地缘。

  可想而知,一个以国家、民族、人民为重的领导人,是多么不受美国及控制美国资本的待见了。

  围绕俄罗斯和普京的舆论战,媒体战,从来就没有消停过;而这一轮的所谓的俄美“媒体战”,应该说从奥巴马即将卸任美国总统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只不过,美国资本控制的舆论和主流媒体的“敌人”不仅仅包括普京,而且还包括特朗普。

  美国首先发起了对俄罗斯的“媒体战”,美方一直指责俄罗斯官方媒体以“假消息”形式秘密干扰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从而左右了选举结果。显然,美国的“主流媒体”依旧没有从当时狂赞希拉里但是最后结果却集体打脸的闹剧中回过味来,反而以这个借口而指责是俄罗斯的干扰导致了希拉里的落败,因此才有特朗普的“通俄门”。

  俄罗斯否认了美国的无端指责,但是围绕这个点,美方持续对俄罗斯采取动作。

  本月九日,“今日俄罗斯”电台兼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总编辑玛加丽塔•西蒙尼扬表示,美国司法部要求“今日俄罗斯”最晚于13日注册为在美“外国代理人”,否则将被银行账户冻结、在美公司主管可能被捕,“总之公司将无法继续运营”。最终,“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不得不按照美方要求完成了登记。

  事件发生后,俄方表示将采取针对美国媒体的对等措施,以“保护我国公民不受美国媒体对俄罗斯赤裸裸的干涉”。

  两周以来,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和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先后表决通过“外国代理人”法案。普京25日签署,法律正式生效。同日,俄罗斯政府法律数据库网站公布了这项法律的具体内容。

  法律规定,俄罗斯政府有权认定某些外国媒体为“外国代理人”。这些媒体将与外国资金资助的非政府组织一样,在向俄罗斯公众发布任何消息时,都必须提及自己“外国代理人”的身份。

  此外,“外国代理人”必须向俄罗斯政府登记,定期上交报告说明资金来源、花销情况、要达到何种目的以及管理人员等情况。同时,俄罗斯执法部门还可以对“外国代理人”进行抽查,以确保对方遵守法律规定。

  俄罗斯外交部上周公布了可能被指定为“外国代理人”的媒体名单。该名单列出9家美国支持的媒体,包括美国之音、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以及7家由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经营的俄语和其他语种媒体。

  从中,我们看懂了这么几点:

  首先,媒体被认定为“外国代理人”。一直以来,美欧等标榜的“渍油”,“言论渍油”,“媒体渍油”,成了所谓的主流认识。尤其是媒体,被美欧资本包装成了“渍油”的代言人。但是,可惜呀,不仅仅是你美国有媒体,人家俄罗斯也有媒体,比如“自由俄罗斯”。“自由俄罗斯”这家媒体,倒是秉承了美国认可的“言论渍油”和“媒体渍油”,没少干让美国出丑的媒体报道,但是这些报道才真的是真实地反映了现实。大家想到卡特尔国家电台了吗,这家电台也没少说“盟友”美国的真实的“坏话”,也没少惹美国生气。估计也会被美国贴上“代理人”标签吧。因此,从美国的行为来看,美国的“渍油”双标,是多么的霸道和无耻。

  其次,这些外国代理人包括媒体和外国资金资助的非政府组织。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非政府组织。英文名字是Non-Govermmental Organizations。简称NGO,它和NPO(非营利组织)都是公共领域的新兴组织形式。在2015年的时候,普京曾经签署法案,对俄罗斯境内的这些NGO组织进行清理整顿,而且允许检查机关禁止该类组织在俄罗斯的非合理行为,甚至会严厉追求法律责任。

  再次,法律详细规定了“外国代理人”的管理办法。主要就是资金来源与使用,目的及管理人员。本身,这些媒体也好,NGO也好,其接受境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资金支持。著名的美国各种基金,如雷贯耳,基本上随着最近几年的舆论大博弈已经清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中国有句俗话,“那人钱财,与人消灾”,中国还有句俗话“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些媒体和组织,如果一旦被贴上“外国代理人”标签的话,相信本国的老百姓,只要不是蠢和傻或者坏,基本上就会在看到相关这些组织和媒体的报道和信息的时候,会更加谨慎的进行信息接收。说不定,还会有一部分民众,直接就会把这些人和组织打上“HJ”的标签也未可知。

  最后,我们从俄罗斯公布的“外国代理人”名单中,非常自然地看到了我们“熟悉”了很久的美国之音这个美国媒体。美国之音,存在了有多少年了?估计有些年头了,这个广播显然是美国的对外舆论和媒体的代表。不用赘言,美国之音的口中,基本上听不到我们想要的真实信息。

通过俄罗斯普京总统签署的这项法案,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分析如下:

 

  首先,这是美俄媒体战的进一步升级,这是毋庸置疑的。奥巴马在普京面前,摆明了无论从性格还是斗争的能力都处在下风,本来想让希拉里接班,接着继承自己的政治遗产,保护建制派精英的利益分配权力,继续怒怼俄罗斯和普京,没料到特朗普横空出世,改变了美国国内的状态;不得已,奥巴马的最后执政基本上没干什么正事儿,干的都是给特朗普包括普京挖坑的事儿。美俄从此开启了互相嘴炮,互相查封资产,互相驱逐外交人员等国家对峙,给世界演出了一出大国游戏。在这个过程中,特朗普试图缓和这种情况,普京也心领神会,奈何强大的美国国家舆论和媒体基本掌控在建制派精英和资本这边,事情的结果,导致到现在的“媒体”战升级到互相签署法案这么严重。法案就是法律,上升到法律层面,可见美俄的对峙,媒体对峙,舆论对峙,已经如火如荼了。

  其次,美俄媒体战背后,是美俄国家关系进一步博弈加剧的真实写照。美俄关系,在双普的几次“短暂的邂逅”里,电话里,不可能达成妥协和沟通;而正式的国家领导人的互访也好,国家关系修复也好,在狂风暴雨般美国建制派精英为代表的裹挟之下,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美俄关系,想要正常化将非常困难,虽然美俄都有在包括中东的共同能源利益,包括普京的乌克兰利益在内的可以“谈谈”的博弈点,但是如今的媒体舆论战激烈状态下,美俄国家的利益共同点,能有机会让双普谈谈就不错了。本质的美俄博弈,将在外部力量和美国国内的力量双重“裹挟”之下,继续以对弈为主存在。

  再次,媒体战背后,是舆论战,外交战,国家意识形态的战斗和博弈。媒体战,舆论战,其实都是意识形态斗争的表面形式。俄罗斯和普京已经用自己曾经的祖国苏联自身崩溃的遭遇切身体会了一把。而在后期的“弃欧投亚”,也就是从依靠美欧的“幻想”中转向和中国构建大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过程中,意识形态的美俄斗法,就成了常态。尽管美欧的媒体霸权和舆论霸权强大,但是俄罗斯也不是吃素的,包括“今日俄罗斯”在内的俄罗斯媒体力量之所以被美国打击,就是戳中了美国的软肋而已。美俄意识形态斗争,已经是美俄军事斗争、政治斗争之外的重要的国家斗争领域。

  最后,法案的签署和国家博弈的本质是“和平YB”和“颜色GM”。早在好多年前,中国的毛伟人就已经提前预见到了美欧资本主义对苏联以及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进行的军事斗争之外的攻击模式,那就是“和平TB”。

  记不清楚是美国哪一个所谓的“战略大师”了,在好多年之后,学习了毛主席的伟大斗争理论,形成了美国自己的“颜色GM”理论。用这套理论,在冷战时代干掉了苏联,在后冷战时代,一次次把美国“不喜欢”的主权国家,以各种高大上的理由给干掉。当然,苏联的崩溃,已经在毛主席的预料中,毛伟人和叶大帅的诗词探讨中,已经把赫鲁晓夫比做了豚鼠之辈刘景升父子了。

  美俄互相签署法案,界定对方的媒体为“外国代理人”,界定对方的NGO为“外国代理人”,其本质是“和平YB”和反“和平YB”的斗争表现。这是新时代下,美俄斗法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形式的新表现,依旧是“旧瓶装新酒”而已,几十年前,被我们的伟人一语中的!

中国的国家意识形态斗争现状及思考: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看到美俄斗法,我们就要想想自己。

  抽丝剥茧,如果没有记错,我们在2012的时候,就曾经对境外的NGO组织进行过清查,主要是报备等基础性工作;而在2014年12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草案规定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设立代表机构和开展一次性临时活动的申请登记许可程序,还明确了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

  这是我们的进步,这些进步是从俄罗斯,甚至包括印度,乃至前期被美国差点也干掉的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对境内美国的渗透力量的清理整顿的过程中,学习到的也未可知。

  我们学到的,觉悟到的,还不算太晚。

  认识不到中国的崛起的不可逆性,不合适;认识不到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复杂性也不行。而中国崛起和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困难之一,毫无疑问就是意识形态的斗争。

  媒体战,舆论战,意识形态的斗争,毫无疑问,我们绝不对置身事外,而是已经深入其中了。这不是你想不要就可以不要的,而是你必须面对的东西。

  最近几天,包括“底层人民被清理”,“红黄蓝涉及谣言”等等事件,把我们的网络世界,媒体世界,舆论世界的复杂性和斗争的残酷性,给赤裸裸的显现了出来。

  中国的NGO之多,中国的可以被认定为“外国代理人”的媒体,组织,个人,各种各样的伪装的奇葩事物之多,不是你我可以想象的出的。

  之所以妖孽纵横,怪物纷飞,什么“耿直如我轮轮娜”,“十分焦虑小小骞”,还有一干呼风唤雨的人,在这里搅合这件“红黄蓝”,非得要搅合黑了才算!根本原因是什么?就是芦苇丛生,意识淡薄,把咱们伟人的话当成过堂风了。

  普京为何这么彪悍,一方面是现实教育了他,一方面是普京也是咱伟人的好学生啊!

  但是就当这些妖孽丛生之际,我们的网络舆论和媒体阵地,发生了变化了,开始了好的迹象了。就看轮轮娜的留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网友有理有据有节地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如果再拿什么“耿直如我”这种傻瓜才信的话,如果再拿什么母亲的身份洗白自己,恐怕不好使了!为何?再耿直,发的东西也造成了严重后果,网友所言极是,不是蠢就是坏!我估计是坏加看不清形势的蠢,也不排除是被某种力量裹挟,需要娜同学“回报”!母亲的身份,更白扯!如果真是好母亲,一定不会再用这种抹黑我们PLA谎言,给那些事件中的真正的心疼孩子的母亲增加重重的负担!

  军人发声,军报发声,大众发声,这正义的声音里,包括轮娜在内的这些妖孽,包括所谓的五纵,包括NGO,各种妖孽们,恐怕晚上睡不踏实了吧!

  中国,未来可能不太会直接用显性的媒体战,比如标签“外国代理人”这种方式来展开斗争,但是绝对已经开始做好了意识形态斗争的准备了。也许,《暗战》的方式,正在开始。

  主席诗词一首,画龙点睛!

普京签署“外国代理人”法案,不仅仅是媒体战升级那么简单——评俄美媒体对峙的本质原因及娜小姐现象!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毛泽东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