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为什么现如今中国还要应对历史周期律

2018-08-03 09:37:56  来源:唱红歌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谈论当代中国的发展,一个深层次的话题是有关历史周期律的问题。人们习惯性地认为,这个历史周期律在今天的中国仍然发挥作用,能否走出这个“律”,成了关乎中国能否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诅咒。

  其实,有关这个周期律,其发现与正式提出相当之晚。1945年,中国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先生访问延安。当此之时,一切有识之士都已经看得出来,中国的未来在延安而不在重庆,共产党一定会代替国民党成为中国的主宰。于是,那些高瞻远瞩的人就把眼光越过当前现实而投放到更深远的历史未来去探究。黄炎培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位,他以“心怀千岁忧”的精神向毛泽东主席发问,中国共产党能不能跳出历史上“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

  笔者以为,这是“历史周期律”的首次命题。当然,在此之前,中国封建王朝周期性更替的现象已广为人们所注意、所研究,但明确作为一条历史规律提出来这还属首次。自此以后,有关中国历史周期律的说法获得了广泛的认可与认同,不仅如此,这个命题还更进一步在中共执政六十多年后,变得空前紧迫起来,许多人担心,黄炎培老先生可能要不幸而言中。正因为这样,所以有关历史周期律的话题在今天才变得相当热闹。

  要把这个问题说清楚,首先要说清楚历史周期律的具体内涵与实际表现。

  学过一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二十四朝,俗称“二十四史”,这二十四朝大致上都经历有相似或相近的发展路径或起伏曲线,即从创业开始勃兴,上升到发展的顶点,然后由盛转衰,向下滑落,最后被另一个新兴的王朝所取代,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历史周期律”,其实就是中国历史由盛而衰的王朝更替现象。

  在这样一种波浪性曲线的历史进程中,每一个王朝在其肇始开基的时候,都能顺乎潮流、民心归附、励精图治,以至于功业大成、天下太平,但到了这个时候,执政者过上了“霓裳羽衣”的生活,就要开启另一个进程了,开始骄奢淫逸,腐败堕落,权以贿成,于是就搞得民不聊生、祸乱并起,最后走向败亡。大致上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存在长短两个周期,对那些伟大的朝代如西汉、东汉、两宋、唐、明、清等,时长大致上以200——300年为一个周期,而一些短命的王朝,如秦、三国、两晋、南北朝、隋、辽、金、西夏、元以及中华民国等,则大都不足百年,有的甚至仅仅二、三十年而已。至于一些农民起义政权则更是短的可怜,如李自成建立的大顺朝,洪秀全建立的太平天国,只有短短十几年、几年的时间,就从轰轰烈烈走到灰飞烟灭了。

  历史周期律是我国封建王朝摆脱不了的历史宿命,也成了中国历史的独特现象。这里面的内因究竟是什么呢?

  这是一个相当深奥的历史命题。笔者以为,简单地说,主要取决于中国历史的如下两个特性:

  其一,历史的连续性

  中国的历史是全球所有国家、所有民族中唯一连续不曾中断的历史。上迄夏商,下至明清,中国历史一脉相承,始终都维系着同一种文化、同一种制度模式的演绎,所更替的只是朝代政治而不是文明模式。

  其二,王朝的同质性

  中国历史各王朝名称不一,政治生态各不相同,不同历史时期的经济水平也差距很大,但从社会制度与治理模式的角度看,它们都大同小异,具有相当大的同质性,比如,汉其实就是秦的复制,唐其实就是隋的复制,它们虽然各有长短,但其本质属性基本一致,甚至连封建王朝的掘墓人农民起义者建立的政权,也不过是封建王朝的简单复制品,李自成的大顺朝是这样,洪秀全的天平天国也是这样。中国历史上各王朝异形而同质,都是连续不断历史链条上的各个节点。

  中国历史的上述两个特点,是历史周期律得以发生的前提与基础。这一点完全不同于世界上其它国家的历史。放眼全球,其它国家的历史演进,大部分表现为王朝或帝国的间断性存在,各个王朝与帝国可以说鲜有衣钵传承者,在历史上非常孤单、孤立,比如著名的亚历山大帝国,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以及安息王朝、花拉子模、塞尔柱突厥、孔雀王朝,等等。上述这些王朝或帝国,灭亡就意味着一个历史湮灭,并没有什么下一个周期。即便在原来的废墟上兴起下一个王朝或帝国,但也只是对以前的一种历史覆盖,而没有什么继承,彼此之间并非同质,完全没有周期性的衔接。稍显例外的是著名的罗马帝国,因为这个帝国统治时间较长,同中国历史上的汉唐帝国具有多方面的相似性,所以,罗马帝国也有一个由盛而衰的变迁过程,但在罗马帝国的统治地域内,这个周期仅只演绎了一次,再没有第二次发生,所以,“周期”的确出现,但“律”则不见踪影。历史上反复重现这样周期的只有中国。为此,人们就将其名之曰“中国历史周期律”。

  当然,我们还不能不说,有关只有中国才具有历史周期律而其他国家没有的原因,上述说法只是简单和表面的分析,更深层面还有文化、制度、民族历史特性等各方面的理由根据,比如中国所特有的文官制度等,这需要进行更深入的历史研究,也就不再本文的讨论范围了。

  接下来的问题是,对这个中国历史周期律究竟该做怎样的评价,它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呢?

  首先必须承认,出现历史周期律,一个重要的推手就是官僚政府的腐败。中国封建王朝的的主体是皇帝治下所依靠的规模庞大的官僚集团,王朝由官僚集团行使皇权,担当社会治理的职责,这支队伍的状况直接影响到国家的治乱兴衰,所谓腐败,主要是指这个集团的腐败堕落,中国封建社会历史最基本政治经验,就是如何解决政权的腐败问题。至于封建皇帝,本来就已经是家天下了,不存在腐败与否的问题,皇帝本人的品质固然重要,但并不具有决定性作用。事实上,皇权下的官僚集团为封建皇帝所不可或缺,是封建皇帝的手足,但官僚集团的发展又往往走向皇权的反面,成为破坏封建国家执政之基的利益集团,封建皇帝很多时候并不是在同被统治者老百姓博弈,而是在同官僚利益集团搏斗,这方面的历史事实与案例不胜枚举。当某个朝代这支官僚队伍呈集体性腐败的时候,整个王朝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即或中间进行强有力的改革,如北宋的王安石、明朝的张居正以及清朝的嘉庆反腐败等,也只能起到短暂的缓解作用,而无法从整体上扭转官僚利益集团的腐败趋势,最后还是要滑落到历史的低谷。从这个角度上看,历史周期律具有强烈的破坏性,所产生的社会代价十分巨大,因而是消极的。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周而复始的历史周期在封建社会里反复出现,又恰恰证明中国封建社会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封建社会的制度模式具有强大的生机与活力,就制度的自我修复机制而言,它远远超过人类古代历史上其它制度模式,欧洲的封建社会也好,中亚的宗教社会也罢,其自我修复与变革的机制与能力远远不能同中国相比拟。在笔者看来,就制度的生机与活力而言,迄今为止只有资本主义制度能同中国古代的封建制度相提并论。所以,我们还不能对中国历史周期律持简单的否定态度,还必须认识到它惊人的积极作用。

  最后,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是,现如今的中国为什么还要重视历史周期律及其影响

  众所周知,封建王朝早已化作历史的烟云飘走很远很远了,现如今的中国已经是现代中国,拥有现代国家制度,同封建王朝并无瓜葛,为什么还有历史周期律的问题呢?

  我们说,现代中国是历史上中国的一个延续。在过去几千年的发展历程中,中国人从未割断自己的历史延续性,现如今的中国无法、也照样不能割断自己的连续性。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所演进的历史过程,不过是中国漫长历史链条上的一个周期或一个环节而已,现如今的中国同历史上的中国在许多方面都具有相似与相近的性质,其历史底蕴是一致的,比如都是统一多民族中央集权的国家,都需要有庞大的官僚队伍来治理,现如今的省、地、县很多都是沿袭明清的区划,许多古老的县份,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等等,这些特性决定现代中国不管怎样发展变化,都固有中国自己的本色,一切所谓中国将皈依于西方文明的说法,都纯属无稽之谈。

  这样的中国不管怎样现代化,都无法改变自己的民族文化底色。自从鸦片战争中国人睁开眼睛看世界以来,始终就有“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还是全盘西化的争论,一直到1980年代末,在中国还有人主张用所谓的西方蓝色文明取替或者覆盖中国的所谓“黄色文明”,他们不但要扒倒古老的长城,还要扒倒中国人心中的长城,彻底捣毁中国人的精神家园。但现在看来,这不过是蚍蜉撼树。中华民族的文化有糟粕有落后的成分,这些东西必须在历史的长河中淘汰;但中华民族文化的主体面是好的的,是优秀的,这些东西必须继承,我们的文化基因也必须传承。正因为今天我们民族的文化底色同既往也一脉相承,所以历史周期律继续发挥作用、产生影响,也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现在,我们讲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立足于整个中国的历史链条而言,就是把现代中国纳入到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加以权量,所谓“复兴”,其实就是两个涵义,其一,我们继承历史,使我们的今天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其二,我们创造新的历史,这个新的历史将更加辉煌、更加灿烂,从而达到中国历史的新高度。

  要使现代中国达到历史的新高度,我们就必须重视历史历史周期律问题,即发挥其积极作用,限制其消极作用;在发挥其积极作用方面,我们要充分挖崛其自我修复的潜力,在新的背景和条件下,把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发扬光大;限制其消极作用,就是我们不能像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那样,走巨大的历史弯路,付沉重的社会代价,再现那种盛极而衰、治乱相替的道路,这就是应对历史周期律的课题。

  对于这个历史周期律,许多人都持这样的提问,即现如今的中国能否跳出或者破解它。本文开始叙述这个问题由来的时候,也引述了黄炎培老先生这样的提问。但笔者以为,所谓跳出或破解,这样的说法不够准确,跳出也好、破解也罢,似乎都有让周期律不起作用、寿终正寝的意思。笔者以为,这根本不可能,这差不多等于是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那种成仙得道一般。说实话,对于历史周期律这个东西,笔者相信,不可能有一招就灵、一针见效和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所以,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驾驭,就像驾驭一切历史规律那样,能动地驾驭中国历史周期律。

  现如今的中国能做到这一点吗?

  这看起来是一个很难、很复杂也很很高大上的问题。但是,正所谓大道至简,看起来很深奥的历史周期律,说白了就是政权腐败问题,只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就等于是牵住了周期律的牛鼻子。纵观中国历朝历代的治乱兴衰,无不在于是否抓住和抓好这个问题,这是一条最基本的政治与历史经验。

  遗憾的是,中国历朝历代的反腐败在许多时候都不免于雷声大、雨点稀,或者流于“水过地皮湿”,走走表面文章。这是导致历史上封建王朝驾驭历史周期律有心无力的一个重要原因。但现在的中国不同,现如今中国不但正在进行声势浩大的反腐败,而且还下定决心要做到永远在路上,把反腐败提升到自我革命的历史高度。习近平主席说,中国共产党既是一个执政党,也是一个革命党,中国共产党能够带领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也能够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时刻不能脱离群众,始终艰苦奋斗,时刻防范糖衣炮弹、永葆政治本色。真正做到这些,所谓的历史周期律也就被牢牢地掌握和驾驭了,从而就能够把历史的上升曲线持续地向上拉升,并永久地保持在高位之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