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致何新:送一位退休的大学者——一代民族主义者的悲凉结局

2018-07-29 09:51:22  来源:唱红歌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学者退休了。

  作为他的老读者,写几句话,送送他老。

  大学者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中的佼佼者、代表者。大学者的理论,长期受到高层重视,是决策层的重要参照,至少,表面上是。大学者对其同时代学者、学术,产生过深刻持久的影响,很多学者人云亦云地学会了地缘政治、新国家主义、中国地理环境导致封闭心态等观点。我本人,也算其中之一,尤其是政治经济学方面的认识,大学者算是我的启蒙老师。但,后来,我主要是大学者的批评者。

  大学者宣扬过新国家主义,推崇意大利的马基雅弗利,推崇过宣扬地缘政治的英国人麦金德,还有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说大学者是民族主义者的代表,恐怕应该是恰如其分。大学者也极力推崇毛主席——真诚的民族主义者均如此,但是,主席并不是民族主义者,因为,主席追求的是“中国革命在全世界的胜利”,追求的是共产主义,追求的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所以,大学者不是毛主义者。

  新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甚至传统文化主义、中华文明主义,这都是大学者研究和推崇的重点。说到底,这都是资产阶级的东西,而绝不是无产阶级的东西,不是共产党的东西。大学者不是共产党员,很好,他远远达不到共产党员标准要求。

  大学者及大学者宣扬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传统文化主义、中华文明主义,都生逢其时。这个“逢”其“时”,就在于,这些主义,从出现那天起,就不是用来指导中华民族崛起的,相当于道具,中看不中用;其真正用途是清算共产主义,这时它才是个有效的工具。推崇大学者及大学者所宣扬的那些东西的人,谁也不关心这些东西究竟能否对中华民族崛起发挥什么指导、引领作用,更主要的是,他们觉得用这些东西清算共产主义、清算阶级斗争、清算闻格,非常得心应手。大学者及大学者的学术成果,其意义仅在于此。

  当前,中国金融、经济都面临极大的“挑战”,以与国际接轨、引进外资、出口创汇为导向的改革开放,已经走到了“深水区”,其实是危机四伏、无可如何。比如金融危机,大学者束手无策,曾经受到大学者影响的一代学者们,自然更是徒唤奈何。他看到了中美之间“特殊的奇妙的经济贸易关系”,但却觉得这个特殊的依存关系根本无法切割。其实,这个中美关系“奇”则奇矣,“妙”从何来?这和主流舆论“中美谁也离不开离”非常相近,不知道是大学者影响了主流舆论,还是主流舆论影响了大学者。大学者居然能从“引进外资、出口创汇”中看出中美关系的“妙”来,也真是让人开了眼界。

  近50年来一直主张国家主义、弘扬传统文化、宣扬中华民族崛起的大学者,居然遇到了今天这种尴尬结局,恐怕也是当初他没有预料到的。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他已经力不从心了,只能交给“网友”了。

  想想看,从“三七开”毛主席开始,靠民族主义而非共产主义来实现民族崛起,一直是大学者那一代人的“梦想”,是政、资、学、媒各界一举一动的旗帜。但是,在此民族主义大旗引导之下,所谓崛起,不但没有发生,反而危机日渐积累。大学者能不伤心吗?

  今天,说大学者是民族主义者,或者说是国家主义者,不知道何新会不会反对,但很多网友是会赞同。因为,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在很多人心目中,还有一定威望。过不了多久,人们会认为,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以及传统文化主义、中华文明主义,其实就是糊里糊涂主义,一无立场、二无战略、三无思想、四无胸怀、五无眼光、六无前途,就不再是个褒义词了。

  其实,大学者你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那么深,你自己思考一下,民族主义真的是古代中国的世界观吗?肯定不是。既然传统中国的发展从来没有依赖过民族主义,那么,你怎么敢用民族主义来糊弄中国人?

  好了,大学者要退休了,这个世界上,民族主义的立足之地越来越窄了。他即使不退休,也没有了用武之地,他不承认失败也不行。他不是败于别人,而是败于他自己。历史事实证明,他开出的药方,无效!

  退休之际,大学者再次强调市场化的恶果。为国家服务了50年,居然把国家服务成这个样子,难道都是别人的错?大学者就没有一丝责任?

  可怜的大学者,何曾新过!

  “深化改革必将愈改愈乱!国家前景将不堪前瞻!”可谓善哀之言,但是,如何解决?

  大学者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必须对改革路向进行全面反省和彻底改革,利用大数据和智能经济技术,让中国回归更高阶次的新社会主义制度!”这个极为推崇毛主席的人,仍然没有想到阶级斗争这个毛主席最喜欢用的、屡试不爽的办法,仍然是要从技术层面着手解决问题,没有认识到中国是美国的殖民地这个残酷的现实。而这个残酷的现实,是中国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五大妖魔也好、三座大山也好,只是这个残酷现实的一个侧面。

  而引来这个残酷现实的,最早出现的因素,不就是当初大学者所大力宣扬的国家主义、弘扬传统文化吗?

  大学者退休了,他“寻寻觅觅”了一辈子,结果却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大学者的失败,代表着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失败,他和他的研究成果,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接下来,谁该是中国舞台上的主角?

  我在关注沈孟雨、张允帆等小青年的事,还有佳士工人的维权。他们的工具,绝对不来自于大学者的著作。

  附:

  中国将失败于五大妖魔三座大山

  http://honggehui.org/Article/opinion/xuezhe/2018-07-26/175592.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