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阿Q的梦想

2018-02-23 10:09:59  来源:唱红歌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日有人批评顽石不该追逐梦想,这位朋友大约是因人废言了。梦想其实是中性词,当解释为空想、妄想的时候才带有贬义,而作为理想的同义词出现的时候却是褒义。因此,梦想的好坏与谁使用这个词无关,与这个词所在的语言环境有关。

  我之所以要对梦想进行辨析,其实是想说,作为对未来的展望,人是需要有梦想的。虽然梦想有高低贵贱之分(上一篇说的就是这个话题),但无论高低贵贱都依赖梦想而活着,因为没有了梦想,也就没有了希望,尤其对于生活在绝境中的人们更是如此

  很多时候,梦想如同精神胜利法,对于弱势的人群来说,甚至比食物更重要。

  就说鲁迅笔下那个著名的阿Q吧,到杀头之前,他都一直有梦想,或者说,正是这些梦想维系了他的卑微的生命。阿Q梦想过成为赵家人,被赵太爷打了一嘴巴之后,姓赵的梦想破灭了;尽管穷困不堪,但阿Q却梦想有一个辉煌的过去:“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他还梦想过发财,赚了几个洋钱就去赌博;也梦想过爱情,想和吴妈“困觉”……当然,阿Q最绚丽的梦想是对“革命”的神往:

  “造反?有趣,……来了一阵白盔白甲的革命党,都拿着板刀,钢鞭,炸弹,洋炮,三尖两刃刀,钩镰枪,走过土谷祠,叫道,‘阿Q!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

  “这时未庄的一伙鸟男女才好笑哩,跪下叫道,‘阿Q,饶命!’谁听他!第一个该死的是小D和赵太爷,还有秀才,还有假洋鬼子,……留几条么?王胡本来还可留,但也不要了。……

  “东西,……直走进去打开箱子来:元宝,洋钱,洋纱衫,……秀才娘子的一张宁式床先搬到土谷祠,此外便摆了钱家的桌椅,——或者也就用赵家的罢。自己是不动手的了,叫小D来搬,要搬得快,搬得不快打嘴巴。……

  “赵司晨的妹子真丑。邹七嫂的女儿过几年再说。假洋鬼子的老婆会和没有辫子的男人睡觉,吓,不是好东西!秀才的老婆是眼胞上有疤的。……吴妈长久不见了,不知道在那里,——可惜脚太大。”

  阿Q的梦想是什么?是权力,是金钱,是女人,是欺负弱小,是满足物欲。这样的梦想当然不可能高贵大雅,但这就是阿Q的梦想,和他的身份一样卑贱,但阿Q只能有这样的梦想。阿Q所有的梦想都没有实现,更准确地说是没有可能实现。尽管是精神鸦片,是饮鸩止渴,但阿Q需要这样的梦想,这是绝境下的人们赖以苟活的唯一的动力。

  

  阿Q的梦想给未庄也给读者留下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笑柄。可我们笑过之后还该思考点什么?鲁迅塑造这个形象就是为了给读者提供一些茶余饭后的笑料?今天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我们的父老乡亲——是不是还在继续阿Q的梦想?为什么一百年过去,历史又走了一次轮回?

  吕新雨老师在他的《青春断代史——从〈人生〉到〈小时代〉》(这是顽石迄今看过的最具深度最有价值的影评)中通过对当代电影及其受众的探讨,独到而深刻地指出:

  “这就是《小时代》的悖论,特别摩登,讲的都是大都市‘白领丽人’的故事,完全不涉及农村及其青年。但是它最大的票房是从农村中出来的‘新工人阶级’提供的。今天来到城市的农村孩子,如果不重蹈许立志(打工诗人,跳楼而死)之登高之跃,就必需有生活的盼头。这种盼头有多么强烈,现实的残酷就有多么强烈。当劳动不是出路,而是不得不走的异路,并沦为彻底的异化,劳动美学也就荡然无存,此时的劳动就必须被娱乐工业遮蔽起来。正是残酷的现实,使年轻的观众们在精神世界别无选择,只有依赖商业电影提供的消费主义吗啡暂时止痛,靠一个和自身无关,其实也是与任何现实无关的‘上层’想象来使自己免于绝望,但它的底色其实是绝望,是饮鸩止渴,是建立在许立志们夭折的青春废墟上。这类新世纪之后崛起的所谓青春商业片靠的就是收割这种别无出路的绝望,这种绝望如何茂盛,《小时代》这样的青春片就会如何成功,这就是郭敬明们在市场上大获成功的秘密。现实太骨感,所以必须遮蔽起来,电影不是反映现实,而是必须隔绝现实,隔绝得越彻底,市场才能越成功。郭敬明曾经大谈他的成功就是重视市场反馈,有的放矢地去做,无非就是这个道理。当现实残酷到无法面对(应对),任何逃避现实的救命稻草都能大卖。”

  除了揭示“新工人阶级”的生存困境、揭穿商业电影的成功奥秘,吕新雨老师的这段话似乎还可以有另外一种解读,那就是这个时代需要精神胜利法,需要阿Q,包括电影在内的商业文化(甚至不止于文化)需要不断地大批量地制造阿Q……这个话题是沉重的,灰色的,和央视春晚营造的金碧辉煌、流光溢彩、快乐幸福、太平盛世毫不相干,但这就是现实。一个世纪过去,当代的阿Q们,依然只能用一种无法实现的梦想来麻醉自己,只能用精神胜利法来苟延残喘。这是阿Q的悲哀,还是鲁迅的悲哀?

  阿Q需要梦想,阿Q的梦想还在延续,阿Q的梦想只能延续,阿Q的梦想必须延续……

  (改了又改,删掉了不少内容,总可以发出来了吧)

  2018.02.22

相关文章